前言

夏季,岗道尔夫堡。教宗公寓前的街道接连着一条条偏僻的乡间小路;田野里的庄稼随风飘荡;我暂住的酒店,正在举办着欢乐的婚礼舞会;只有山陵环抱的湖水平静而安详;湖面宽广、蔚蓝,犹如大海一般。

当拉辛格枢机担任信理部部长的时候,我曾有幸对他做过两次持续几天的采访。他态度明朗:教会不应该隐藏自己;信德需要解释;也可以解释。因为信德是合乎理性的。他给我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朝气蓬勃的现代人;他不是那种深沉抑郁的人,他敢于探索,同时也保持着对新兴事物的开放与好奇。他是一位赫然可敬的导师,亦令人警醒;他洞烛隐微,能看到我们正在失去人类不可或缺的东西。

这次在岗道尔夫堡,情况就有所不同。枢机主教是枢机主教,教宗是教宗。在此之前,教会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位教宗曾透过接受专访来解答问题。单单这一件事,就已经是一个重要的、崭新的标记。教宗本笃十六世曾经答应我,在暑假接受我的专访,在七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从周一到周六,每天可以采访一个小时。我曾在想,他的回答究竟会有多坦诚呢?对于他所从事至今的工作,将有何评价?他还有什么重大的计划要实现呢?

滚滚的乌云正笼罩着天主教会。性丑闻的阴影甚至延伸到本笃十六世头上。我想了解此等事件的成因及其处理方案。同时,我也想了解,在以后的这十年中教宗所急切关注是什么。科学家们认为这十年将决定整个地球未来的命运。

教会的危机与社会的危机之间是有一定关联的。有人指责基督徒,说他们的宗教只是一个幻觉的世界。但是今天,难道我们不承认,我们真的就生活在许许多多的虚幻的世界中吗?金融市场、媒体、奢侈品、时尚趋势等,难道不是虚假的世界?我们不是都痛苦地活在一个丧失了价值观及准则,而快被淹没到虚无之中的现代化世界中吗?银行制度摧毁了人的财富;高速度的生活节奏又逼得我们疾病缠身。网络世界所带来的许多问题,我们也尚未提出解决的方案。到底我们正在走向何方?难道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就都可以去做吗?

展望未来,下一代将如何解决我们所遗留的问题?我们有给他们足够的培训和教育准备吗?他们是否拥有一个能够使他们获得力量和安全感的基础,以跨越这动荡不安的时代呢?

一个核心的问题是:如果基督宗教在西方失去了其塑造社会的能力,那么,谁或者什么能够取代它的位置呢?难道是一个在宪法内没有为天主留有任何空间的非宗教的公民社会”吗?难道是那猛烈地攻击犹太基督宗教文化价值的极端的无神主义吗?

每一个时代都试图证明神已经死亡,并企图以有形可见的东西取而代之,那怕它仅仅是一头金牛犊亦可。类似的故事在圣经中比比皆是。究其根源,与其说是信仰缺乏吸引力,毋宁说是诱惑的力量极其强大。但是,一个远离天主,没有天主的社会将走向何方?在刚刚过去的二十世纪中,东方和西方不是都对此有所体验吗?集中营的烟囱以及古拉格[1]gulag)杀手给多少民族带来毁灭,这些可怕的后果不是有目共睹吗?

教宗公寓的主任是一位非常友善的长者;他带我穿过无数的厅堂,并悄声告诉我,他认识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以及所有他的继承人。他觉得,教宗本笃十六世是异常优越的,他的勤劳令人无法想象。

我们在一个大如驯马场似的候客厅内等候。不久,一扇门打开了,看!教宗来了!他的身材说不上魁梧;他伸出手来欢迎我,并以几近歉意的口气问候我。他的气力显然不比从前。但我在他身上却丝毫看不到疲惫的迹象,他的精力及他超凡的魅力似乎毫无减损;相反,他显得神采奕奕,活力充沛。

当他还是拉辛格枢机主教时,就不断提醒人不可丧失自己的身份、不可迷失方向和真理;以免人的思想和行动被一种新的异教思想所统治。他一再批判所谓贪婪的社会”,因为它渐渐丧失了希望的勇气,而最后连信仰都失落了。他强调应该更多地关爱受造的世界,应想方设法阻止一切毁灭的力量。

他的这些思想一直没有改变。今天,在令人震惊的各类丑闻和畸形的事件之后,作为教宗,他渴望教会进行一次彻底的整顿。在经过了许许多多的无济于事的讨论,而使工作停滞不前之后,现在必须要做的,就是认识福音的奥迹,重新认识耶稣基督和祂那无限的伟大。教会的危机,事实上也提供了一个偌大的机会:去重新体现何为真正的天主教!其实,其使命就在于将天主带给人类,并将真理宣讲给他们。这真理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关系到我们所怀有的希望,而这希望是超越现世的。

面对人类所犯的错误,难道我们不感到心惊胆战吗?生态环境仍遭受着严重的破坏;人类文明的衰落令人恐慌;医药技术和科学的发展,竟然冲破最后的禁忌,要操纵一向被视为神圣的人类的生命。

与此同时,我们渴望着一个安全可靠而又可信的世界。一个我们熟识及人性化的世界;一个使我们在小事上有保障,在大事上有出路的世界。目前这令人恐慌的形势,难道不是在催迫我们去反思一些更为根本的事情吗?我们从哪里来?又将往哪里去?这似乎平庸的问题,却煎熬着每个人的心灵。哪一个时代能够逃避这些问题呢?这都是有关生命意义的问题、有关世界末日、有关福音中所宣讲的基督再次来临的问题。

能有六个小时来采访教宗,时间已是相当地长了;然而,它又好像是那么短促。在我们要讨论的范围内,许多问题无法深入探讨。在授权出版采访内容时,教宗并未修改原稿,只是在他认为有必要表达得更为精确的地方,做了少许的补充。

教宗本笃十六世的信息,是恳切地劝谕全世界及每一个人:我们绝不能再继续这样走下去了!现在,人类正处于紧要的关头。是该反省、该醒悟、该悔改的时候了!教宗斩钉截铁地说:我们面对着这么多的问题,但如果世界不以天主为中心,不让天主重新临现,那么这些问题就不可能得到彻底的解决。

 “天主——耶稣基督的天主存在吗?祂已被人类所接受了呢,还是被认为祂应该销声匿迹?”今天,在这动荡的形势下,对上述问题的答案,将决定世界的命运。

面对当今的主流生活模式,天主教会所持守的立场对人似乎是一种挑战。为了方便自己、迎合大众,我们已经习惯了去推翻传统以及时间验证过的观点和行为。取而代之的是无价值的时尚潮流。但是教宗相信,相对主义的时代以及那些认为世界上没有绝对,只有自我和自我的意愿才是衡量一切的最终准则的意识形态已接近尾声。今天,热爱教会的人越来越多。他们不只是为教会的礼仪所吸引,而更是为她那持之以恒的持守精神所折服。经过一段“表面化”的心态后,他们的心灵开始转变。开始重新重视基督,更认真地活出信仰。

关于教宗本人,有人问我:你突然坐在教宗面前,有什么感受?”这令我想起艾米莱·左拉(Èmile Zola)的一篇小说。其中描写一位司铎在等待教宗良十三世的接见时,颤抖得几乎瘫痪。然而,在本笃十六世面前,我却丝毫不感到害怕。他让访客感到轻松自在。可以说,他不是教会的君王,而是教会的仆人;他是一位给予者,他彻底地将自己奉献,毫无保留。

有时,他略带怀疑的目光从眼镜框上方飘向你,他是那样严肃,而又全神贯注。你坐在他身边,聆听着他,不仅能感受到他思路的清晰和那涌自信德的希望,而且也会特别感受到那世界之光正在照耀。那是来自耶稣基督面容的光芒,这位“基督”渴望与人世间的每一个人相遇,毫无例外。

 

 

彼得·西瓦尔德(Peter Seewald

20101015日,慕尼黑



[1] 苏联的劳改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