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座编年史

2005

42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逝世。

48日:枢机团团长拉辛格主持已故教宗的葬礼及新教宗选举会议。参与若望·保禄二世葬礼弥撒的人数高达500万,是人类历史上盛况空前的宗教礼仪。

418日:在西斯廷圣堂开始举行新教宗选举会议,与会者有115位枢机。拉辛格致开幕词,谈“相对主义”课题。

419日:选举历时极短,用了不足24小时;拉辛格被选为罗马天主教会第265任伯多禄继承人。新教宗取名为本笃,为继承隐修会会祖圣本笃(Benedetto da Norcia)以及前教宗本笃十五世的精神;本笃十五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竭力推动种种和平善举,故此被誉为“和平的教宗”。本笃十六世是当代第一位教宗在其徽章上放弃了三重冕而以简单的主教冠代替;“三重冠冕”也是教会拥有俗世权力的一个象征。他也是破天荒第一位在教宗的徽章上镶进了总主教的披肩(pallium)图章者。

424日:伯多禄广场举行教宗就职典礼弥撒,有50万朝圣者以及政教要员参礼。教宗本笃十六按东正教的方式佩戴披肩,作为对东正教的友好表示。也象征了东正教与天主教于1054年分裂之前,在伯多禄继承人的领导下东西方教会合一的时期。

529日:牧灵视察意大利的巴里(Bari),主持圣体大会的闭幕礼。本笃十六世强调主日和弥撒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主日,我们便无法生活。”

69日:与国际犹太教委员会代表会晤,商讨宗教关系问题[1]

616日:会晤世界基督教协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秘书长撒慕尔·高比亚博士(Rev. Dr.Samuel Kobia)。

624日:国事访问,与意大利共和国主席嘉禄·阿则里奥·乾比(Carlo Azeglio Ciampi)在罗马奎里纳莱宫(Palazzo del Quirinale)会晤。这次访问本来是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定的计划;为了在20年的疏远之后,能透过此次访问使意大利和梵蒂冈彼此走近。

628日:发表自动诏书,批准并出版《天主教教理纲要》[2]

630日:会晤君士坦丁堡东正教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代表团。

818-21日:牧灵访问德国科隆,出席第二十届世界青年节;19日拜访科隆的犹太会堂,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拜访德国犹太会堂的教宗;21日和逾百万的青年在科隆一起举行青年大会闭幕弥撒。

920日:本笃十六世接受波兰TVP的电视采访。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接受电视采访的教宗。

924日:与图宾根(Tübingen)的神学家和教会批判家汉斯·孔(Hans Küng)进行长达四个小时的交谈。1979年,若望·保禄二世撤销了汉斯·孔在天主教大学的任教资格。

102-23日:第十一界世界主教会议。会议议题《圣体:教会生活和使命的泉源及巅峰》。在主教会议上,这是首次有教宗参与和讨论问题;并且,本笃十六世还给大会引入了自由讨论一项,为在“健康的氛围”下讨论不同的意见。

117日:会晤世界路德教派联盟主席马可汉松主教(Mark Hanson)。

1117日:会晤以色列总统摩西·卡察夫(Moshe Katzav)。摩西·卡察夫邀请教宗访问圣地。

123日:会晤巴勒斯坦国家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nud Abbas)。哈茂德·阿巴斯邀请教宗访问巴勒斯坦。

1225日:本笃十六世发表第一份通谕《天主是爱》。在此通谕中强调爱是基督宗教的中心。

2006

218日:出版2006年的宗座年鉴。在教宗的官方称号中,取消了”西方宗主教”(Patriarca d’Occidente)的称谓,以利于同东正教之间的大公对话。

311日:改革罗马教廷。合并宗座移民牧灵委员会和宗座正义与和平委员会;合并宗座宗教交谈委员会及宗座文化委员会。

520日:会晤俄罗斯东正教总主教科里尔(Kyrill)。

525-28日:牧灵访问波兰。

526日:参观琴斯托霍瓦(Czestochowa)的雅思纳·古拉(Jasna Góra)朝圣地。

527日:参观若望·保禄二世故乡瓦斯维才(Wasowice);在克拉科夫(Cracovia)会晤六十万青年。

528日:在克拉科夫(Cracovia)举行弥撒,参礼者有一百二十万人;参观奥斯威辛·比克瑙(Auschwitz-Birkenau)集中营。在行程计划中原本没有这一项,但是教宗却坚持说:“作为教宗,我不能不来这里。”

63日:在圣伯多禄广场,与教会各种运动和新兴团体成员举行弥撒,参礼者达三十五万人。

68-9日:前往西班牙瓦伦西亚(Valencia)参加第五届世界家庭会议。“家庭是每一个民族不可或缺的财富和社会基础,家庭是夫妻双方一生的宝藏。”(78日讲话内容)。

91日:在意大利玛诺柏罗(Manoppello)圣容圣殿朝圣。

99-14日:牧灵访问巴伐利亚,同时访问慕尼黑、阿尔多廷(Altötting)、马克特尔(Marktl Am Inn,教宗诞生地)、雷根斯堡和弗莱辛各地。

912日:在雷根斯堡大学做学术演讲(Lectio Magistralis),其中引用了中世纪后期拜占庭帝国皇帝玛努埃尔二世Manuel II Paleologo 13501425年)所说过的一段话,涉及到在伊斯兰教中暴力的角色;引起穆斯林世界的反对,导致很多教堂被毁,一名修女丧生

915日:安琪罗·索达诺(Angelo Sodano)枢机退休后,任命塔尔齐西奥·贝尔托内(Tarcisio Bertone)枢机为新国务卿。

1019日:参加维罗纳举行的第四届意大利教会大会。

1128-121日:牧灵访问土耳其。

1128日:会晤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

1129日:会晤巴尔多禄茂一世宗主教,他是所有东正教会的荣誉大主教。

1130日:与巴尔多禄茂一世宗主教一起庆祝圣安德肋节。签署天主教和东正教有关彼此接近的联合声明;会晤亚美尼亚宗主教梅斯罗比二世(Mesrob II Mutafyan;访问伊斯坦布尔的苏丹·艾哈迈德(Sultano Ahmed)清真寺——这是第二位访问清真寺的教宗。

1213日:会见以色列总理埃胡德·奥尔默特(Ehud Olmert),讨论中东和黎巴嫩的形势问题。

1215日:会晤科普特(Kopten)宗主教安多尼·纳吉布(Antonios Naguib)。

1216日:于G8峰会在德国海利根达姆(Heiligendamm)举行的前夕,致信给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豁免贫穷国家外债。

2007

125日:会见越南总理阮晋勇(Nguyen Tan Dung)。自1975年越南共产党执政以来,首次政府首长访问梵蒂冈。

222日:宗座劝谕:《爱的圣事》。圣体、教会使命和生活的泉源及巅峰。

313日:会见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会谈主要内容是天主教与俄罗斯东正教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中东局势的问题。

320日:会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324日:在圣伯多禄广场会晤“共融与解放”(Comunione e Liberazione)运动的八万成员。

416日:教宗的生日。出版《纳匝肋的耶稣》第一册。

421-22日:牧灵访问意大利伦巴迪大区的维杰瓦诺(Vigevano)教区。这是若望·保禄二世长达二十六年的任职期内唯一一个未曾到访的教区;访问帕维亚(Pavia),拜访圣奥思定的墓地。

54日:会晤德国福音派主席沃尔夫冈·胡贝尔(Wolfgang Huber)主教。

59-14日:牧灵访问巴西。

59日:本笃十六世称拉丁美洲是“希望之洲”。

510日:在巴西圣保罗会晤总统刘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

512日:教宗主动提出访问 “希望之家”(Fazenda da Esperanca),一个帮助青年,尤其是吸毒青年重返社会的机构。

513日:第五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主教团大会。

523日:周三公开接见活动中教宗提到他在拉丁美洲的访问,同时说到在殖民主义和基督宗教进入美洲的过程中,所出现的“不可推诿的罪行”。

527日:《致中国教友书》。教宗本笃十六世呼吁在中国分裂的一千二百万信友要合一共融,遵从教宗的指引;同时邀请北京政府重建中梵外交关系。

69日:美国总统布什与教宗谈论中东的形势。

611日:签署自动诏书:《教宗选举法则的几点修订》(De aliquibus matalionibus in normis de electione Ronami Pontificias)。本笃十六世借此文件规定,新教宗当选必须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无论是在第一轮或是在33轮投票之后皆应如此。因此,不再采用那至今仍在使用的简单的多数票即可的方式。

617日:牧灵访问亚西西,纪念圣五伤方济各皈依上主八百周年

621日:会晤亚述宗主教马尔·定卡(Mar Dinkha)五世。

625日:将“宗座与各宗教对话委员会”和“宗座文化委员会”分开。

77日:签署自动诏书《历任教宗》(Summorum Pontificum),内容涉及1970年改革之前的罗马礼仪;文件指出,在常规的罗马礼仪之外,教会也允许以特殊礼仪,即梵二以前的脱利腾弥撒礼仪举行圣祭,而不需要再经过主教的批准。

91-2日:牧灵访问洛雷托(Loreto),会晤数万意大利青年以准备悉尼世界青年节。

96日:会晤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

97-9日:牧灵访问奥地利,为庆祝玛利亚采尔(Mariazell)朝圣地成立850年。在维也纳,教宗继续谈论主日的文化。

923日:牧灵访问意大利的韦莱特里教区(Velletri)。当选教宗之前,若瑟·拉辛格12年之久做那里的荣誉主教。

108日:会晤世界犹太人大会主席罗纳德·劳德(Ronald Lauder)。

109日:正式会晤门诺派[3]Mennoniti)的代表;在教会历史上,教宗尚属首位。

1021日:牧灵访问那不勒斯教区(Napoli),参加第二十一届国际宗教和平会议。出席会议的还有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Bartolomeo I)、坎特伯雷(Canterbury)的安立甘教会大主教罗云·威廉姆斯(Rowan Williams)、德国福音派主席沃尔夫冈·胡伯(Wolfgang Huber)、以色列拉比首领约纳·梅茨格(Yona Merzger),以及埃及爱资哈尔大学(Al-Azhar)校长艾哈迈德·塔伊卜(Ahmad Al-Tayyeb)。

116日:会晤伊斯兰圣地守卫者,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这是天主教会领导人和沙特首脑之间的首次公开会晤

1130日:第二个通谕《在希望中得救》(Spe salvi,讨论基督徒超越死亡的希望。

126日:会晤世界浸礼会联盟代表(Alleanza Battista Mondiale)

127日:会晤俄罗斯对外东正教教会关系部部长科里尔大主教(Kyrill),后来被选为宗主教。

2008

25日:修改脱利腾圣周五礼仪中的为犹太人祷词。

36日:会晤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

415-21日:出访美国和联合国。

416日:在白宫会晤美国总统布什。

417日:首次和遭受天主教神职人员性侵害的受害者会面。在犹太人的逾越节414日发表致全世界犹太团体的文告。

418日:在纽约向联合国大会讲话。内容中心点为要尊重人权;访问曼哈顿(Manhattan)的东园犹太会堂(Park-East-Synagoge)。

416日:俄罗斯电视台播放教宗的文告。

420日:在归零地(Ground Zero)为9.11受害者祈祷。

52日:接见来自伊朗的穆斯林代表团。之前,圣座曾与伊朗一些神学家达成一致的联合声明:《基督教义和伊斯兰教义中的信仰与理性》。其中谈到,“信仰和宗教本身绝非是暴力的”,因此,不能利用它们作为施暴的理由。

55日:会见坎特伯雷(Canterbury)英国圣公会大主教罗云·威廉姆斯(Rowan Williams)。

58日:会见安提约基亚希腊-买勒卡(Greco-Melchita di Antiochia)宗主教额我略三世(Gregorios III Laham)。

59日:与亚美尼亚宗主教卡雷金二世( il Patriarca Supremo e Catholicos di tutti gli Armeni, Karekin II)一起举行大公礼仪。

517-18日:牧灵访问萨沃纳(Savona)和热那亚(Genova)。

613日:会晤美国总统布什。

614-15日:牧灵访问莱乌加和布林迪西的圣玛利亚(Santa Maria di Leuca e Brindisi)。

621日:宗座牧函《根据古代条例》(Antiqua ordinatione),仅以拉丁文出版。这封宗座自动诏书涉及到宗座最高法庭的法律程序问题。

628-29日:与巴尔多禄茂一世大公宗主教一起,为圣保禄年揭幕。

712-21日:参加悉尼世界青年节。

717日:会晤澳大利亚政府代表。

719日:在悉尼圣玛利亚主教座堂举行弥撒;讲道中,教宗为澳大利亚某些神职人员所犯下的儿童性侵犯的罪行请求宽恕。教宗说:“所有人都对这些神职人员的行为而感到耻辱。的确,我为那些受害者的遭遇和痛苦而难过,作为他们的牧人,我也一起承受他们的痛苦。”

720日:在悉尼举行世青节谢幕弥撒。面对约五十万参礼者教宗本笃十六世邀请社会和教会更新自我;尤其鼓励世界各地的青年以负责任的态度面对整个世界和自然资源。

721日:会晤那些幼年时遭遇神职人员性侵犯的人。

97日:牧灵访问卡利亚里(Cagliari)。庆祝撒丁岛主保鲍娜利亚圣母(Bonaria)一百周年。

912-15日:牧灵访问法国。

912日:在巴黎会晤法国总统萨科齐。

914日:圣母显现150周年之际,在露德举行弥撒,参礼者约十万人。教宗本笃十六世劝勉信友要革新传教使命:“转向天主,人才会找到自己!”

104日:在奎里纳莱宫(Palazzo del Quirinale)访问意大利国家主席乔治奥·纳波利塔诺(Giorgio Napolitano)。

105-26日:第十二届世界主教会议。主题:“在教会生活和使命中的天主圣言。”教宗亲自参与,并就“如何注释圣经”发表演讲。

1019日:牧灵访问庞培(Pompei)的真福玫瑰圣母朝圣地。

116日:教宗会晤参加首届天主教和穆斯林对话讨论会的成员。此次会议的目标是缓解两个宗教间的紧张局势。

119日:本笃十六世在罗马公开纪念犹太人遭遇德国屠杀70周年(“水晶之夜”)。他呼吁要为受害者祈祷,并“要与全世界的犹太人保持至深的团结”。他表示,人人都有义务反对任何形式的反犹太主义以及对犹太人的轻视。

1113日:会见巴西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谈论的主题是如何改善社会边缘人士的生活状况。

2009

121日:撤销比约十世兄弟会(Fraternità S. Pio X)四位主教的绝罚令。1988年,他们没有经教宗任命而由法国大主教马塞·勒费弗尔(Marcel Lefebvre)非法祝圣。其中之一即是理查德·威廉姆森(Richard Williamson),在先前录制而后来才曝光的一次采访中,他曾否认纳粹党毒气室的存在。

128日:在周三公开接见活动中,教宗解释媒体丑化的威廉姆森案件,并表达他对犹太人的“圆满及坚定的团结”。

212日:会见美国犹太组织主席会议(Conference of Presidents of Major American Jewish Organizationes)的负责人士;本笃十六世谴责反犹太主义和任何形式的对纳粹大屠杀的否认。

 310日:致天主教会主教牧函,澄清有关解除比约十世兄弟会四名主教绝罚令的误会和争议,承认梵蒂冈传媒工作中存在的错误。

317-23日:牧灵访问喀麦隆和安哥拉。此行的目的是将希望与和好的讯息带给这个饱受战争、疾病和饥荒蹂躏的大洲,并要求世界组织要正义地对待非洲。教宗表示艾滋病问题并不是靠安全套可以解决的,这声明引起国际媒体的批评。

428日:在阿布鲁佐(Abruzzo)震灾区进行访问。

58-15日:牧灵访问圣地。

58日:在安曼(Amman)的阿户赛尼王宫(Palazzo al-Husseiny)会晤约旦国王阿卜杜拉(Abdallah)。

59日:参观尼波山(Monte Nebo)上纪念梅瑟的拜占庭圣殿;会晤穆斯林宗教首长。

510日:参观耶稣在约旦河受洗的地点。

511日:在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的陪同下参观耶路撒冷亚德瓦(Yad VaShen)纳粹大屠杀纪念馆。在教宗的讲话中,提及在纳粹执政时遭屠杀的六百万犹太人,他表示:“愿他们的名字永不消失!愿他们的痛苦永远不被否认、淡化或遗忘!”

512日:本笃十六世参观圣殿山上的穆斯林“岩石上圆顶清真寺”(Cupola di Roccia),他是首位参观此地的教宗;会晤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Gran Mufti)穆罕默德·艾哈迈德·侯赛因(Muhammad Ahmad Hussein);在哭墙之前祈祷。

513日:在白冷会晤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ud Abbas)。

514日:在纳匝肋会晤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jahu)。拜访纳匝肋圣母领报山洞并在那里举行弥撒。

515日:拜访耶路撒冷的圣墓大殿。

524日:牧灵访问卡西诺(Cassino)和卡西诺山上的隐修院;此隐修院由教宗的及全欧洲的主保圣人圣本笃所创立。

619日:本笃十六世宣布司铎年开幕。

621日:牧灵访问圣若望·罗通多(Giovanni Rotondo),加布遣会士圣比约神父的朝圣地。比约神父1968年逝世,2002年荣列圣品。

629日:第三个通谕:社会通逾《在真理中的爱》(Caritas in veritas);主要内容有:阐述全球化、经济与金融危机的后果;邀请人们建立更正义、人文、环保的经济体系。

72日:以自动诏书的方式发表宗座牧函《教会合一》(Ecclesiae unitatem)。将宗座“天主的教会”委员会及其处理传统天主教徒关系的职能,如与比约十世兄弟会的关系等,归并到信理部。

77日:以自动诏书的形式发表有关通过圣座办公室新章程的宗座牧函。

79日:会晤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接见南韩总统李明博(Lee Myung-bak),就世界经济危机对贫穷国家的后果,就朝鲜半岛的政治和社会形势进行了交谈。

710日: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私人接见中谈到世界经济危机、中东形势、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策略以及国际毒品贩卖。另外还涉及干细胞实验、生命伦理以及堕胎方面的问题。

717日:暑假期间,教宗在瓦尔··奥斯塔(Val d’Aosta)摔倒,导致右手手腕骨折而进行手术。

96日:牧灵访问维泰伯(Viterbo)和巴纽莱钊(Bagnoregio)。在维泰伯曾举行过历史上历时最长的教宗选举(1005天);在巴纽莱钊保存着圣波纳文都辣的圣髑。

926-28日:牧灵访问捷克共和国。访问正值其本国铁幕倒台二十周年之际,目的是鼓励人口比例仅占少数的信友们,并呼吁这个几乎沦为无神主义的国家重返基督徒文化的根源。

104-25日:第二次非洲主教非常会议召开。

1026日:以自动诏书的形式发表宗座牧函《在所有人的心中》(Omnium in mentem),修正法典中的一些法则。

114日:宗座宪章《对安立甘教会团体》(Anglicanorum coetibus),主要谈论圣公会主教及信徒进入天主教事宜。

118日:在保禄六世的家乡布雷西亚(Brescia)和宫柴西奥(Concesio)做牧灵访问。

1114日:会晤捷克总理扬菲舍尔(Jan Fischer,讨论欧盟里斯本合约(trattato UE di Lisbona)。

1121日:会晤坎特伯雷(Canterbury)的英国圣公会大主教罗云·威廉斯(Rowan Williams)。双方就第三个千年基督徒团体面临的挑战进行了对话。

123日:会晤俄罗斯联邦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j Medvedev,宣布梵蒂冈与俄罗斯建立外交关系。

2010  

11日:环保问题:“如果你想促进和平,就请守护宇宙万物”。这是教宗本笃十六世第四十三届世界和平日文告的主题。

115日:天主教卡尼修斯(Canisius)公学的院长,克劳斯·莫特斯神父(Klaus Mertes)给600名在柏林耶稣会创办的中学就读的毕业生写了一份公开信,对七十和八十年代耶稣会会士在这所学校所犯的性侵罪行道歉。这封信的发表引发了其它教会或非教会机构内的丑闻的公布。

117日:教宗访问罗马的犹太会堂。

215-16日:会晤爱尔兰的24位主教,为讨论发生在爱尔兰神职界的性丑闻。教宗谴责某些主教所犯下的严重错误。

312日:会晤德国主教团主席罗伯特·佐里奇(Robert Zollitsch),谈论有关在德国发生的众多性侵案例。

314日:访问居罗马的路德宗德语团体,并在礼仪中讲道。

319日:致函爱尔兰天主教信友。教宗为发生在教会机构内的性侵事件,以及一些主教在执法上的严重缺失而请求宽恕。教宗也制定了澄清此类案件以及克服此类危机的一些准则。这些准则不仅是为爱尔兰的教会,也是为其它各地的教会。

417-18日:牧灵访问马耳他,为纪念圣保禄宗徒在一千九百五十年以前到达该岛。在访问的过程中,教宗本笃十六世也会晤了性侵案的受害者。

51日:教宗要求“基督军团”(Legionari di Cristo)在灵修和结构上革新。

52日:牧灵访问都灵,时值耶稣圣殓布公开供奉之际。

511-14日:牧灵访问葡萄牙,纪念法蒂玛的小牧童雅琴达和方济各列真福品十周年。

513日:在法蒂玛朝圣地举行弥撒:“我来到法蒂玛,是为了与玛利亚和众多朝圣者一起为遭受病患和饱受痛苦的人类大家庭祈祷。”

520日:教宗登基五周年之际,俄罗斯音乐团和莫斯科教区合唱团在梵蒂冈举行音乐演奏会。演奏会是莫斯科宗主教科里尔(Kyrill)献给教宗的礼物,此举被视为俄罗斯东正教和罗马天主教彼此接近的标记。

531日:就性丑闻事宜派遣五位高官前往爱尔兰。

64-6日:牧灵访问塞浦路斯。

65日:会晤东正教首领克里索斯多墨二世(Chrysostomo II)。

66日:下达下届中东主教特别会议的工作指示(Instrumentum laboris)。

610-11日:司铎年闭幕盛典,这或许是历史上与司铎们最隆重的会晤。

626日:会晤世界路德会联合会卸任总秘书伊斯梅尔能古(Ishmael Noko)。

629日:宣告“宗座促进新福传委员会”成立。

74日:牧灵访问苏尔摩那(Sulmona),庆祝教宗塞莱斯蒂纳(Celestina)五世诞生800周年,这位教宗登基半年后就自动辞职。

92日:会见以色列总理希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就中东和平进程进行了会谈。佩雷斯说:“自从耶稣基督之后,当前的梵蒂冈和以色列的关系是最好的”。

95日:访问卡皮内托·罗马诺(Carpineto Romano),200年前教宗良十三世在那里出生,这位教宗以教会的社会训导回应了工业革命的浪潮。

916-19日:牧灵访问英国;首位教宗访问大不列颠。16日:在爱丁堡会晤伊丽莎白二世,圣公会的首领。17日:在伦敦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 Abbey)主教座堂举行大公性庆典。19日:在伯明翰为皈依天主教的纽曼枢机列真福品;这是英国土壤上第一次举行列真福品弥撒。

103日:在西西里的巴勒莫(Palermo)会晤家庭和青年们。

1010-24日:就中东地区的基督徒处境召开主教特别会议。

116-7日:牧灵访问西班牙。

116日:雅各伯圣年之际,到圣地亚哥··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朝圣。

117日:祝圣巴塞罗那圣家堂(La Sagrada Familia)及其祭台。



[1] 接连数周,教宗接见了众多的国家总统以及政府要员。为了简略起见,在这个年表内仅列举一些特殊性质的会晤。而略去那无以数计的接见和活动:如接见司铎、神学家、述职的主教以及外交使节等;以及宣布真福、册封圣品、演讲、文告、信函、礼仪庆典、任命以及访问病患等。

[2] 所有教宗文献,不论牧函或通逾,所列时间皆按签署日期而非出版日期。

[3] 译者注:门诺派是十六世纪在荷兰成立的一个新教派别;门派的名称由他们的一位领袖门诺·西满(Menno Smons)而来。